钱伟长:为了祖国,物理5分也能弃文从理

来源 | 家训(ID:家训助手)

钱伟长:为了祖国,物理5分也能弃文从理

2a8b9a2151934eab9cd5c20d4bda8b03.jpeg

01

1931年9月18日,震惊中外的 “九一八事变”爆发,日本侵略东北三省,张学良一枪未放撤出东北,让全国上下群情激奋。

清华大学的学生宿舍里,一位身材不高、面容清癯的青年学子在认真倾听着广播,当听到东三省全部沦陷的消息后,青年的拳头狠狠砸在桌上,拍案而起:“没飞机大炮,我们自己造!我不学历史了!”彼时,这个青年刚刚考入清华三天,头天刚刚决定进入历史系求学,他的名字是:钱伟长。

可钱伟长的转系申请交到物理系主任吴有训手里,吴有训一口拒绝。原因很简单:钱伟长的入学考试数、理、化和英文,四门加在一起才考了25分,其中物理仅仅只有5分。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他的文史两科都是惊人的满分!

02

钱家祖祖辈辈多是 “教书匠”,家境很是清寒 。这个钱家长房长子由于营养不良,疟疾、肺病、伤寒接二连三地威胁着他的健康,以致身体羸弱,18岁时身高只有1米49。因家境贫困曾差点被母亲送去做工,在父亲和四叔的强烈反对下才作罢。

除了饥饿、清贫、疾病,童年留给钱伟长更多的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熏陶。钱家家学渊源颇深,父亲和七位叔父都是饱学之士:六叔擅诗词、书法;八叔擅小品和笔记杂文;原在中学任教的四叔钱穆后来更历任燕京大学、北京大学教授,成为国学大师。

兄弟几人虽不富裕,但总会省吃俭用购买名著,并定期晾晒,以示珍重;琴棋书画皆有涉猎,每天晚饭后兄弟几个吹拉弹唱,乐在其中。在如此环境下长大的钱伟长也继承了父辈的求知上进和恬淡正直。

没入小学,中国传统小说及《春秋》、《左传》、《史记》、《汉书》等古典名著,钱伟长就已熟读于心。父亲规定他每两天交一篇作文,由八叔批改, 也为他的国文打下良好基础。而古代典籍中精忠报国、爱国为民的思想给年幼的钱伟长留下了深深的烙印,也成为指导他一生重要选择的思想指南。

4477fcd1162a4d5da9877a72beb78f96.jpeg

03

家境的贫寒和连年的战争让钱伟长真正的学校生涯不足5年。除了国文和历史靠自学颇为扎实外,钱伟长对其它科目知之甚少,尤其是英语,从未学过。

1931年6月,18岁的钱伟长在上海分别考取了清华、中央、浙大、唐山、厦门五所大学,最终听从四叔钱穆建议进入清华大学求学。

于是,就出现了文章开头的一幕:他的理科成绩相当糟糕,其中物理5分,而英文则是0分!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文史两科,他都得了满分。

仅仅用了45分钟,钱伟长就完成了清华入学考试的题目《梦游清华园记》,一篇450字的赋让审卷老师觉得“改无可改”,干脆给了满分。历史题目是关于二十四史的,钱伟长更是一气呵成,又一个满分!

清华的文史大家陈寅恪、朱自清等等都表示要收他为弟子,原本,他只需在国文和历史中选择一个就可以。

21491ac66a6145ac805b216c59e5e1bf.jpeg

04

命运的转折就出现在钱伟长决定进入历史系的第二天,也就是1931年的9月18日。“九一八”事变的爆发彻底打破了钱伟长沉醉文史的梦想,要救国,就得学理工!和众多申请加入物理系的清华学子一样,钱伟长下定了决心。

但是看着他数理化可怜巴巴的分数,不但是吴有训,连一向对侄子实力充满信心的钱穆也给他泼冷水:凭你的基础,学习物理不是象空中楼阁吗?

师友的反对没能浇灭小伙子的爱国热情,反而激起了他的倔强和好胜心。一连数日,钱伟长都早早在主任办公室门口对吴有训“围追堵截”,逮到机会就重复那个让吴主任耳朵起茧的请求。

不知道是被钱伟长的“磨盘功”磨烦了,还是被他的诚心所感动,半个月后的一天,吴有训终于点头了,但附加条件也让钱伟长压力山大:在物理系的头一年,普通化学、普通物理、高等数学三门课必须都达到70分,否则退回原系!

从5分到70分,谈何容易!钱伟长开始了艰苦的“追赶”。他鼓励自己说,二十四史都背过来了,数理化我也能背!

于是,每天清晨5点,钱伟长就到科学馆兢兢业业地背书。一个半月过去了,令他沮丧不已的是:每周的课堂测验,他都不及格。曾经板起脸来给钱伟长下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的系主任吴有训这时却坐不住了,他指点不得其法的小伙子:“不要背,要懂得为什么”。

钱伟长英文基础差,他又拿来中译本的物理讲义供其查阅。聪明的钱伟长茅塞顿开,一点点摸到了物理学习的门径。

凭着超常的韧劲和悟性,第一学期结束,钱伟长的物理及格了!一年后,他顺利留在了物理系,而和他一起转到物理系的其它四位同学则都没坚持下来。到大学毕业的时候,整个物理系只有八个人顺利毕业,而钱伟长则是重点培养的尖子生,师从近代物理学奠基人叶企孙。

05

1939年,钱伟长参加了第七届中英庚款会公费留学力学专业的考试,此次参加人数众多,招生名额是20个,报名人数却超过了3000人。发榜时,西南联大有9名同学考取,其中钱伟长、林家翘和郭永怀属于力学专业。虽然原定每专业只录取一人,他们3人都考得非常出色,而且分数也极为接近,故同时录取。由于战争,很多英国教授到尚未独立的加拿大避难,故1940年1月他们正式赴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学习。

1942年,钱伟长又转到声名赫赫的美国加州理工学院冯·卡门教授门下,在美国加州理工学院和喷射推进研究所做博士后研究,与钱学森、林家翘、郭永怀一起,在冯·卡门教授指导下从事航空航天领域的研究工作,参加火箭和导弹实验,他和同事们研究的主要课题是火箭的起飞、飞行中火箭的翻滚、火箭弹道的控制等。钱伟长很快连续发表了好几篇论文,并在研究、设计、制造等环节中,做了许多具体工作。在冯·卡门教授的指导下,他完成了变扭的扭转和水轮机斜翼片的流动计算等重要研究课题;发表了世界上第一篇关于奇异摄动的理论,被国际上公认该领域的奠基人。

1946年,又与冯·卡门合作发表了被冯·卡门视为其一生最经典弹性力学论文的《变扭率的扭转》。

06

就在科研工作如鱼得水的1946年,抗日战争结束,钱伟长选择回国,原因和“九一八”事变后“弃文从理”是一样的两个字:祖国!钱伟长向冯·卡门请求回国,然而不得放行,他只好诉说思乡之苦,终得应允,然而卡门还敦促他早日回来。5月26日,终于踏上回中国之货轮,然而刚到上海便被海关勒索,更得知祖母和小妹已经亡故的噩耗。最后在清华大学友人的帮助下,碾转前往北京任教。

241f95cad1c8a786e5dbf34d6509c93d71cf50fb.jpg

在帮助祖国站起来后,晚年一直在教育上耕耘,先后被聘为暨南大学名誉校长,上海大学校长,南京大学校董会名誉董事长,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名誉校长。

晚年钱伟长对自己的评价:我没有专业,祖国的需要就是我的专业。

即使不是天才,努力仍然能带你通往成功!

有志者,事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