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启超:家训十条,九子皆才。

家训,高竞争环境下的父母选择
与家长们共渡酸甜苦辣 

梁启超:家训十条,九子皆才。

  清同治十二年(1873年)1月26日,梁启超出生于广东省新会县茶坑乡一个半耕半读的家庭,祖父和父亲虽都曾参与乡政,但家庭贫困,甚至曾遺失梁氏的族谱。幼年时在家中接受传统教育,熟读《四书》《五经》,祖父梁维清经常给他讲述“亡宋、亡明国难之事”,朗诵激动人心的诗歌篇章。还让他熟读《史记》、《纲鉴易知录》等。其父梁宝瑛由于考秀才屡试不第,将自己未能实现的愿望寄托在儿子身上,常训之曰:“汝自视乃如常儿乎?”父慈而严,督课之外,使之劳作。宏猷则好读书,聪颖过人,被誉为“神童”,“八岁学为文,九岁能缀千言”。梁启超九岁入读新会城周醒吾塾馆,师从秀才李兆镜,很快达到童试的水平。

  梁启超很早就认识到宣传对于启民智的重要性,一手带动了中国的报刊业,并大声疾呼《少年中国说》等,以期唤醒民众,报刊救国,在以各种行动报效民族之际,梁对后代的教育能力也同样可圈可点。

  梁启超的子女也都成长为杰出的人才,长子梁思成、次子梁思永、五子梁启礼三人均为中国院士,三子梁思忠是毕业于西点军校的国民党军官,四子梁思达是毕业于南开大学的经济研究者,长女梁思顺为诗词研究专家,次女梁思庄为著名图书馆学家,三女梁思懿为社会活动家,四女梁思宁是新四军早期革命者。

莫问收获,但问耕耘


“至于将来能否大成,大成到什么程度,当然还是以天才为之分限。我平生最服膺曾文正两句话:‘莫问收获,但问耕耘。’将来成就如何,现在想它作甚?着急它作甚?

一面不可骄盈自满,一面又不可怯弱自馁,尽自己能力做去,做到哪里是哪里,如此则可以无入而不自得,而于社会亦总有多少贡献。我一生学问得力专在此一点,我盼望你们都能应用我这点精神。”

——1927年2月6日


不要填鸭式的教育


“学习不必太求猛进,像装罐头样子,塞得越多越急,不见得便会受益。”

与子女做朋友


“我晚上在院子里徘徊,对着月亮想你们,也在这里唱起来,你们听见没有?”


家长有趣味,孩子才能有趣


“能做成一部“审美的”游记也算得中国空前的著述。况且你们是蜜月快游,可以把许多温馨芳洁的爱感,进溢在字里行间,用点心去做,可以极有价值的作品。”

——1928年5月24日,致梁思成

做人要有几分“孩子气”


我说你“别耍孩子气”,这是叫你对于正事——如做功课,以及料理自己本身各事等——自己要拿主意,不要依赖人。至于做人带几分孩子气,原是好的。你看爹爹有时还“有童心”呢。

——1925年7月10日 《致孩子们》

做学问总要“猛火熬”和“慢火炖”交替循环。


“凡做学问总要‘猛火熬’和‘慢火炖’两种工作循环交互着用去。在慢火炖的时候才能令所熬的起消化作用融洽而实有诸己。思成你已经熬过三年了,思成你已经熬过三年了,这一年正该用火炖的功夫。”

——1927年8月29 致孩子们

做官不是安身立命之所


做官实易损人格,易习于懒惰与巧滑,终非安身立命之所。

——1916年10月11日  致梁思顺

尽责尽力,就是第一等人物


“天下事业无所谓大小,只要在自己的责任内,尽自己力量做去,便是第一等人物。”

——1923年11月5日  《致梁思顺》

我对于你们的功课绝不责备


庄庄今年考试,纵使不及格,也不要紧,千万别要着急,因为他本勉强进大学。你们兄妹各个都能勤学向上,我对于你们的功课绝不责备,却是因为赶课太过,闹出病来,倒令我不放心了。

——1928年5月13日 《致梁思顺》

通达、健强的人生观,是保持乐观的要诀


我有极通达、极健强、极伟大的人生观,无论何种境遇,常常是乐观的。

——1928年5月13日  《致梁思顺》

梁启超:家训十条,九子皆才。

“凡做事,将成功之时,其困难最甚。

行百里者半九十,有志当世之务者,不可不戒,不可不勉。”

  — 梁启超

有志者,事竞成,家长们有担,孩子才可能拥有未来。

诸位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