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减负与学渣

近日,一篇名为《南京家长已疯》的文章刷屏,引发社会热议。

在文中,作者声情并茂地“描述”南京正在推进的减负政策的效果,并感慨:“也许用不了多久各位的孩子就会成为一个活泼灵动、热爱生活、轻松愉悦、心智健康的学渣”“南京家长在快乐与痛苦的交织中,终于疯了”。

热点

“不写作业母慈子孝,一写作业鸡飞狗跳。”在很长时间以来,这句看似调侃的话却成为了中国万千家庭的真实写照。而在如今的减负政策之下,“我没有作业”“我们从来不考试”“我不在课外补习”“我下午3点就放学回家”……当这些听起来很“母慈子孝”的生活状态,真实地发生在南京、发生在我们身边之时,不少家长却再也坐不住了。

还有一点不容忽视的是,在很多家长眼中,减负减掉的不只是学生的压力,同样也减掉了学校和老师的压力。为了保住孩子的分数,这一部分压力自然只能平移到家长的肩上。但是有足够的能力和精力来辅导孩子学习的家长又有多少?

正基于此,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不少南京家长会认为“减负=制造学渣”,甚至对政策质疑的声音呈现出了“一边倒”之势。

评价体系

由于社会热议,国家媒体也终于发声,通过学者的思考来进行引导。

教育学者熊丙奇在媒体上发布文章称,这样夸大负外部性进而对减负污名的说法,不过是拿应试教育的高压学习标准来衡量当前减负,也是教育焦虑的产物。从逻辑上讲,这根本就站不住脚。

他进一步解释称,从当前的教育生态看,个别地区纵容学校违规办学,如超前教学、提前教学、利用节假日补课,会劣币逐良币,带动整个地区的违规办学。

熊丙奇说,因此,南京此番严格减负值得肯定,但要持续下去,需要的是省级层面的一致行动,对那些不严格依法治教的地方教育部门,要依法追究责任,当所有地区都严格规范办学,当所有人都不用被拽入应考“军备竞赛”,家长的“公平焦虑”才能更好地缓解。

此外,在他看来,从根本上说,“减负=制造学渣”的观念背后,连着教育评价体系的偏差。在“每分必争”的升学竞争中,家长很难不关注孩子的分数,也很难关注分数之外的其他素质发展。只有改革教育评价体系,破除升学评价中的唯分数论,才能引导家长走出育儿误区,这也是我国当前给学生减负的关键所在。

接受现实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可人在社会,身不由已。

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没有电梯可坐,从社会级的角度来说,分数制也是唯一相对公平的解决方案,无论你如何批评,在没有更好的替代出现之前,社会现实的分配体系决定了,它还无法被替代。

如果不能改变环境,那只能改变自己。如果自己也改变不了,也只能尽量帮助孩子认清现实。

需要特别强调的是,社会上升通道的竞争是现实而残酷的,能通过985、211的独木桥的,只占同龄人约7%的比例,对于整体而言,这的确是一个好的出路,但也更只是一个可以去跳起来够一够的选择。

家长们可以去期望孩子出类拔萃的高分上位,但如果孩子的确做不到,也应该要清醒,那毕竟也只是选择之一,而不是所有的选择。除去课业分数之外,帮助孩子发掘一个潜能或特长并持续培养,才更是立足之本,通过长时间的定向培养、积累,也能帮助孩子在社会残酷的竞争下准备好一份安生立命的本钱。

育子不易,且学且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