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训:书法起步

当前受“应试思想”的冲击,小学生到了三年级,就开始不重视写字了。但大家其实心里都明白,写字要从小抓,小学是重点。错过了小学阶段,学生就比较难写好字。

在现代社会中,也不乏有少数认为练字不重要的家长,他们坚信,未来都是用电脑打字的,孩子不需要练字,写得丑也不怕。许多家长说:“我的孩子只是写字差点,别的没啥。”在这种认知下,很多孩子的规范写字不再被重视,有的孩子文字基础日趋薄弱,字迹粗糙随意,作文错别字连篇。

重要性

该来的总会来,上海已经开始在五年级进行书法考核,随着文科权重比例的提高,潮流之下,已是必然。

今年两会上,政协委员宋华平将“书法纳入中小学考试”的呼声,进入公众视野,并得到许多委员和代表的支持。胡卫委员,提出在小学生中,每周增加一堂“写字课”。

常见注意点

一、临帖不贪多 现在很多书法老师二十多岁,年纪不大,却声称对“欧颜柳赵王、苏米蔡宋黄”均有研究。从汉简和敦煌卷子残留的习字作品来看,古人学字都是把单字重复多遍来进行学习的。 于右任学草书,每天只练一个字,三年之后便有成就,这个速度其实是很快的。反之,如果我们每天写一千个不同的字,或者经常换帖,反而是欲速则不达,可能十年也无法有所成就。 其实书画同源,写得好的字有把握了,写得不好的字自然就会有所前进。

二、初学不必大字 很多人告诉初学者,刚开始一定要写大字。但是我们稍微思考一下就知道,王羲之恐怕是没写过大字。颜真卿呢?大字写得不多。在历史上,大部分经典书法作品的字大小在三公分见方以内。至于原理这里就不细谈了。我们知道字的大小对于初学很重要就可以了。由于现在的书写工具不趁手,所以实际上我们很难写得像原作那么小,因此可以略大一些。但如果超过原作太大,那么书写的方式就跟原作不同了,就属于一种创作而不是临摹学习了。 初学楷书,建议用八公分内的格子就可以了。

三、不宜过早追求自我 古人云:“神采为上,形质次之。” 苏东坡亦云:“诗不求工字不奇,天真烂漫是吾师。”讲的就是书法的自然美。诚然,富有自然美的作品,看上去平淡无奇、质朴无华,实则蕴含着深刻的真和美。 米芾集古字生涯长达四十年,之后才形成自己“天真烂漫”的刷字风格。王铎“四十年前字极力造作,四十年后,无意合拍,遂成大家”(傅山《霜红龛集》)。可见自然的境界当由造作中的,规矩中来。 初学书法,首先应当静下心来,认真临帖,精心思考,不妨也多一分“造作”,少一分“自然”。

四、五指执笔并非定例 采用“五指执笔法”悬肘书写任何书体,此乃大错特错。 读帖,先揣测该帖所使用之毛笔种类和大小;其二要看懂该帖的执笔法,古之书家,执笔习惯各异;其三要琢磨一下古之书家之案几高矮。而后动笔临习,就比较容易把握。

五、笔也很重要 羊毫笔柔软,吸墨充分,适于圆浑厚实之笔画,为古人彩陶图案之专用笔,羊毫可制大笔,故古之书家好写尺把以上大字,该笔之优乃经久耐用且廉价。然羊毫笔不易让书者才情显露,这是中国书法之一大忌!狼毫笔,前代也确以狼毫制笔,但今日所称之狼毫,为黄鼠“狼”之“毫”,而非狼之毫。黄鼠狼仅尾尖之毫可供制笔,性质坚韧,仅次于兔毫而过于羊毫,也属健毫笔。 今日所见清前古人的真迹,除大字外大多由健豪笔使之。明文彭等也用过羊毫笔,属个别现象,羊毫笔的真正普及自清代始。清代树董其昌书法为范本,普遍提倡使用羊毫笔。 若初学楷书,建议兼毫。

六、找对练习体系 “取法乎上”说的没错,很多人上手就写《兰亭序》《蜀素帖》《九成宫》,这些都是经典没错,但是你能学到手吗?肯定不能!取法的法,是指一个训练体系,不是一个简单的碑帖选择问题。初学就拿名帖名碑下手,这就说明学习还没有章法。 比如初学颜体,《多宝塔》就比《颜勤礼碑》更加适宜。

育子不易,且学且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