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没动力?都怪你的小红花。

都怪你的小红花。

中国家长们对小红花都不陌生,小朋友表现好就会得到小红花,达到一定程度还能得到奖状或是兑换,在每个学生上学的十几年中,都会从老师和家长那里得到过各种大大小小的奖励。”如果这次期末拿到全A,爸爸就给你买你喜欢的滑板车“、 ”你弹完钢琴,我就给你买玩具。” 这些话从家长嘴里说出来无比自然,脱口而出。可是,这样的奖励在孩子的学习成长中,到底起了什么作用,起了多大作用?

从70年代开始,教育者们做了些很有意思的实验,实验的目标就是了解,学生在“给奖励”和“不给奖励”哪种情况下,对学习认知会产生哪些深刻的影响。

实验的基本模式就是两组学生对比,一组在告知完成某个学习任务后给奖励,一组没有奖励。然后评估效果,研究方面几乎包括教育认知的所有方面。实验结果,颠覆了大多家长的普遍认知。

两个实验

第一个实验,实验内容是安排学龄前儿童画画。

孩子们被一只一只地给以不同颜色的彩笔,当给到第三只笔的时候,实验者拿出一张漂亮的“好孩子奖励”卡片,卡片上面有金色的星星和红色的缎带。问孩子们是不是想要“好孩子奖励”卡片的时候,所有孩子都想要。

然后孩子们被告知,他们如果想得到更多的奖励,用这些彩笔画画6分钟就好了,最后孩子们画完6分钟,“好孩子奖励”卡片被挂到墙上的一个”荣誉榜“上。看到这个情景,中国的家长多会会心一笑,多么熟悉的套路。

另外两组的测试学生都没有预先告知有奖励,第二组是画画6分钟后,给了孩子们一个出乎意料的“好孩子奖励”卡片。第三组是孩子们就是被告知画画6分钟,没有任何奖励。

然后,一组评判者来评估画的创造性。

这个实验有两个结果:

第一个结果是:是第一组学生的画的质量要比第二组和第三组普遍低。

第二个结果是:几周之后观察这三组学生,第一组期待奖励的学生,用彩笔的频率比他们以前要低得多,比第二组,第三组学生们频率少一半。

这个实验的结论是,如果期待奖励去参与学生平时喜欢的活动,会导致参与过程中创造性的降低,以及活动之后主动参与活动积极性降低。

第二个实验,心理学家爱德华·德西曾实验:让一些学生去单独解些有趣的智力难题。

在实验的第一阶段,抽调的全部学生在解题时都没有奖励;进入第二阶段,所有实验组的学生每完成一个难题后,就得到1美元的奖励,而无奖励组的学生仍像原来那样解题;第三阶段,在每个学生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自由休息时间,研究人员观察学生是否仍在做题,以此作为判断学生对解题兴趣的指标。

结果发现,无奖励组的学生比奖励组的学生花更多的休息时间去解题。这说明:奖励组对解题的兴趣衰减得快,而无奖励组在进入第三阶段后,仍对解题保持了较大得兴趣。

实验证明:当一个人进行一项愉快的活动时,给他提供奖励结果反而会减少这项活动对他内在的吸引力。这就是所谓的“德西效应”。

这个著名实验的测试结果,后来被命名为,“德西效应”。

结果分析

这些实验,都表明了从事一个学习活动获得奖励的这个安排,当奖励不再有的时候,会产生负面影响,包括减少创造性和主动性,学习的质量,影响学习的速度。这里的奖励限于有可触摸的特性,包括钱,奖励,和分数。不包括口头夸奖。

实验结果给教育者以极大的启迪——当学生尚没有形成自发内在学习动机时,从外界给以激励刺激,以推动孩子的学习活动,这种奖励是必要和有效的。但是,如果活动本身已经使学生感到很有兴趣,此时再给其奖励不仅显得多此一举,还有可能适得其反。此时奖励会使学生把奖励看成目的,导致目标的转移,而只专注于当前的名次和奖赏物。

因此,要特别注意正确使用奖励的方法而不滥用奖励,要特别注意避免产生目的转移情况的发生。

适合场景

外部奖励对艺术能力和创造力都有负面作用

那么外部奖励对深度的学习,比如认知能力,创造力,德育方面如何呢?科学家们通过一个“辨识两个孪生兄弟的照片”的实验,发现外部奖励对于辨识度认知有负面影响。之后又通过一个测试看图说话的实验,证明奖励对艺术能力和创造力有负面作用。

亲和社会教育是德育教育重要的部分,简单说,就是乐于助人,学雷锋做好事。一个实验让小学生,帮助一些在住院的孩子,把一堆各种颜色的纸片分拣归类。一组学生先给了奖励,然后第二次让他们自由选择活动。结果有奖励的这组学生,比另外一组学生选择助人为乐活动的比例少得多,而且即使选择了分拣纸片的,速度和质量也要低。

今天讲的教育实验,就是想通过实证的方式告诉大家,每天教育孩子可能都遇到的问题,是可以改进的。好的教育方法,是可以经过实验证实的,虽然有时候可能和我们的常识相违背。

实验证明看到,在学习过程中给以外部的奖励,对学习的动力,学习的效果,认知能力,创造力的发挥,以及德育教育方面,在外部奖励移除之后,都是有明确的负面作用的。

学习的动力是:内在乐趣和通过学习得到的自我认知

那么没有外部奖励,什么是最好的促进学习的动力呢?应该是学习的内在乐趣,以及通过学习得到的自我的认知和独立。

在一些教育观念里,如果孩子还小,比如幼儿园和小学,家长更应该重视的是对于兴趣的发掘,而尽量少用外部奖励的方法来给孩子刺激。学生在课堂上,在学习本身,得到了尊严和自我对认知,不需要外部的奖励。

减少外部的奖励,减少评比,教育才会返璞归真。如果只指望靠表面看得见的刺激,来激发学生对学习的兴趣,那就难以培养出学生对脑力劳动的真正热爱。学习本身,就是一个最重要的兴趣来源,而不是对学习的外部的奖励。

另外有几点我要说明一下,今天所讲的对外部奖励的负面作用的认知,是一些教育流派的观点,不是所有教育者的观点。只不过这些外部奖励在一些情况下的负面作用,已经被很多实验所证明了,而且这些实验结果,很容易重复。

外部奖励对于实现短期目标的效果更好

外部奖励的方法当然对教育也不是一无是处的。实验证明,一是奖励可以增强孩子在不感兴趣的任务中的表现。这一发现可以应用于学校里年龄稍大的孩子身上,因为他们在学校学习的内在动机减弱了。第二,奖励通常在刚开始提出的瞬间是有效的,所以如果没有长期的目标,那奖励是行得通的。第三,有些研究也表明当奖励授予一个群体,作为集体表现的奖励时,同龄人互助学习项目的效果就会很好。

外部奖励和赏识教育不同,我们这里所讲的奖励,都是实际的物质奖励,而不包括称赞夸奖等行为。

综合使用

其实每天和孩子的接触中,状况很复杂,不像是在简单实验情景中,孩子也很聪明,孩子和家长也各有不同的脾气,教育的过程总体是一个相互作用,有时候是要用不同的方法的,很难说哪一个最佳。

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物质和荣誉奖励这样的方法更适合在低年龄段和一些需要遵守规范的领域使用,而不宜扩大到学习、兴趣等领域。中高年级的孩子更是要注重鼓励,而不是奖励。如果家长一味图个省事省力,倒头来只会产生非常消极的后果。

育子不易,且学且进!